任正非:华为很坚强,是打不死的“鸟”

发布时间:2019-06-18

昨日下午2点,数字化大师尼葛洛庞帝、《福布斯》著名撰稿人吉尔德来到深圳,与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华为的高级副总裁陈黎芳进行了一场世纪大会谈。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全程直播了整个会谈。


gai尼葛洛庞帝+任正非.jpg


席间,任正非称自己将“拜师”尼葛洛庞帝。他说:“尼葛洛庞帝是乔布斯的老师,今天我拜尼古拉斯为老师,所以我与乔布斯就是同学了,我感到无上光荣。乔治·吉尔德先生给黄卫伟老师《价值为纲》英文版写了序言,写得非常好,我非常崇拜他。我尊敬他们。”


在90分钟的会谈里,四位嘉宾对中美关系、世界经济、人工智能、终身教育、未来趋势等内容展开了讨论。


以下内容摘自中国国际电视台主持人田薇与四位嘉宾的对话:

 

华为面对的是文化问题还是技术问题?


吉尔德:我希望能够帮助重新打造互联网的架构,解决互联网面临的重大安全问题。大家对这个问题非常偏执,彼此之间缺乏信任。其实,这是个华为可以解决的技术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我觉得安全很重要,所有这些新的企业,都必须要有这种比较公平的安全的条件,这样的话创新才能够依赖于这个安全的环境,才能够让这些公司得到信任,而且在全球都能够得到这种信任和认可。因为在全球的互联网之中,所有这些不同的目标,3D、VR、智慧城市、时间戳包括区块链,都是一些必须关注安全、解决安全的技术。


尼葛洛庞帝:我最关注的是信息和科学开放。我们更重视知识,在前人的基础上实现发展。只有当人们从一开始就保持开放态度,才能不断地在前人的基础上实现发展。当然,世界上还存在其他问题,这点我并不否认。但我主要关注世界如何进行合作。在科学发展早期不存在全球竞争,因此科学发展才能从合作中受益。


特朗普曾公开表示,如果能跟中国达成贸易协定,会重新考虑华为问题。很明显,这不是国家安全问题,因为国家安全是不能用来交易的,这关乎的是其它问题。这场贸易战必须结束,同时我认为贸易战将很快结束,我也希望如此。

 

开放合作才能实现共赢


任正非:我认为,人类社会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使更多人摆脱贫穷。全世界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用更低的成本让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人类文明的进步,往往是科学家有了发现与创新,政治家有了领导与推动,企业家有了产品与市场,全人类共同努力形成新的财富。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新的幸福。


未来几年华为可能会减产,销售收入会比计划下降300亿美元,但在2021年我们可能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以前不坚强时,我们都加强与美国公司合作;更坚强以后,我们更会和美国公司合作,更不怕再发生类似情况。也可能一些公司没有我们那么强大,可能会谨慎使用美国要素、美国成分,这些对美国经济会有一定的伤害。但是华为不会,我们已经很坚强了,是打不死的“鸟”。


gai两个大师对话任正非3.png

主持人:华为与许多美国大学和实验室正在进行的合作被美国叫停。这对于科技的开放非常不利,对华为技术研发能力的影响也会非常大。华为将如何面对?


任正非:首先,人类社会创造分为理论创造、工程创造和市场需求创造。中国在工程创造能力上是强的,在理论研究上还是弱的,要认真向西方学习。


我们现在对世界上300多所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想将来在理论创新上做一些贡献。美国政府不让一些大学跟我们合作,还有其他大学和我们合作,世界上大学还很多。少数大学对我们有看法是可以理解的,是短时间的行为,是因为不了解我们。


我们下定决心,五年内投1000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隐私保护至少达到欧洲GDPR标准。当然财务收入也要翻一番。如果我们财务受到打击,科研投入会减少,但基本上仍然接近这个数字,我们要完成网络改造,做出对人类的贡献。


我们也要看看华为对社会的贡献,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疟疾、埃博拉、艾滋病流行的地方,在荒原上……,华为都在奋斗。我们在那里赚不了什么钱,还是为了人类的理想而奋斗的。


因此,我们在为人类服务上多做一些贡献,弥补我们在理论上没有发明。


尼葛洛庞帝:我认为不管是什么走向封闭,都必须予以制止。MIT学生27%来自亚洲,我不知道具体的数字,但是我猜其中大概有超过20%来自中国。如果再加上那些在美国出生、父母都是中国人的华裔学生,占比可能会达到30%。这是非常庞大的数字。


在媒体实验室,有60%是国际学生,因此有人说我们是在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培养人才。其实我们在提升整个世界的水平。认为你有什么东西而我没有,你从我手中拿走东西据为己有,那我就没有了,这是非常过时的思维。培养国际学生是非常重要的。

 

互联网安全问题


主持人:现在很多问题都是关于华为有没有后门。这关乎谁的安全?谁来保障安全?谁来评判一个系统安不安全?


吉尔德:我们有很多技术手段来解决目前不安全互联网架构所带来的不信任问题。正如导致贸易战的已支离破碎的货币系统一样,我们的互联网安全系统也是支离破碎的。在全球所有公司中,华为可能是最有优势解决这些问题以及抓住这些机会的公司。


任正非:第一,要把“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作为两个问题分开来说。网络安全是担负人类社会联接的网络,不能随意瘫痪,不能随意出现故障,这是一个安全问题。华为为30亿人提供联接,包括银行、企业、政府……三十年来,我们在170个国家运营,没有瘫痪过,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


对于信息安全,我们提供的是“管道”、“水龙头”。把终端比喻成“水龙头”,把联接网比喻成“管道”,流“水”还是流“油”,是运营商、内容提供商的责任。


关于是不是有后门,华为100%没有后门,我们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华为网络无后门、无间谍行为”协议。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要和所有的网络设备供应商签订无后门的协定,通过的难度大。


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将来随着云社会越来越发展,入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失误,越来越容易出差错,如果谨慎到一个差错都不能出,这个社会就保守了,不是开放进取创造的社会了。

 

人工智能将是未来趋势


主持人:各位未来将主要关注哪些大趋势呢?


尼葛洛庞帝:在我年轻的时候,自然世界和虚拟的AI世界是非常不同的。你们可以想象十年以后,华为可以将很小的东西发出去,让他们像种子一样种下去,用水浇灌,然后让它们自己长成基站。10年以后,这些完全是可行的。


任正非:我觉得人类社会未来二、三十年最伟大的推动力量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使人的能力更强,而不是代替人。将来有一些确定性的工作,人工智能可以直接处理,把问题拦截在边缘;不确定性的工作上传到中央处理后,再通过人工智能模糊处理后,人工智能也可能处理错,也可能处理对,处理对与错都是在深度学习,完善人类的社会。


要宽容创新,不要吹毛求疵。要对未来的创新要有宽容心态,才能迎接伟大的社会。人工智能是人的能力的延伸。尼葛洛庞帝教授说,几十年前就有人提出人工智能的概念,但是没有实现手段,今天有实现的手段了。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创造更大的财富,不会替代人。人工智能怎么欣赏音乐?怎么听诙谐?这还是晚一些的事,当前是提高生产效率。


gai两个大师对话任正非2.png

尼葛洛庞帝:我认为,在计算和联接方面,只要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做越来越多的产品。很多人同时研究两种截然不同的AI理论:有一种AI能够跟人脑相媲美,甚至更好,这是传统AI。六、七十年代一些非常有深度的思想家考虑的就是这样的AI,这并不是由75亿人联接起来的AI。刚才说联接所有人,全世界75亿大脑相互联接时,产生的效果绝对是75亿的很多倍。从计算的角度看,我可以做出来更多。但是人脑无法在上面拓展,计算机可以拓展。


任正非:不管人类的学习速度多快,都没有机器快;不管学习的知识有多深,生命是有限的。我认为,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创造极大的未来。通过机器学习,人类社会终有一天会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终生学习不应该局限于一个人,而是一个社会,要跨国家、跨领域实现。我们(那代人)小时候都没有出过县城。通过互联网的发展,现在的孩子已经出现了新的学习方式,大家在理解上认为人工智能代替人是不正确的。此外,社会财富应该会越来越多,但我提倡要走向节俭社会。

 

终身学习是对一个人的激励


主持人:对于你们来说,是怎么做到的?最好的工具是什么?怎么来实现“终身学习”?


任正非:不管你学得怎么快,都不如机器快,不管学得多长,寿命就这么长。所以我认为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极大的机会和未来,但这个机会有多大,我不知道。就像我小的时候不可能知道现在北京的马路上有那么多汽车。


对一个社会的学习,就是用生命来迭代,通过机器的学习、不断的建模、算法的复盘,人类社会终有一天会对复杂的问题用简单的方法来理解。今天可能很复杂的事情今天可能要用很多人做,将来可能就会很少人做了。


对“终身学习”,要有广泛的认识,(是)一个社会的终身学习,而且要跨国界。我们这一代人还是有地缘的理解,现在的年轻孩子们在互联网领域中,已经没有地缘概念了。新的学习方式是新的学习方式,面对未来人类社会,我认为是更美好的,不是更恐怖的。人工智能代替人类的可怕场景,那是文学家想象的,不是现实。我们现在有法理、有道德的约束,会不让它发生。我们认为财富会越创造越多,不是越来越少。


尼葛洛庞帝:学习是自己去做的事,而教育是别人对你做的事,要把这两者区分开来。说到全球教育最好的国家,可以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组。一组是以芬兰、瑞典、挪威为代表,这些国家在教育方面做得非常好,但是他们不怎么考试,每天学习时间更短,而且每年的学习天数也更少,根本没什么竞争压力,所以那里的孩子学得非常好。


而中国教育讲究反复训练、练习,还有非常多的考试,可能有一半的孩子在这一过程中就被淘汰了。但是,那些厮杀出来的孩子就非常强。我觉得第二种教育方式不可取,而第一种教育方式将逐渐成为全球的标杆。但这种教育方式吸引力不大。感谢华为,很多孩子和偏远地区能够接入互联网。有了联接,这些孩子就能做出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未来的孩子会比上一代强


gai两个大师对话任正非.png

尼葛洛庞帝:除了经济增长之外,我认为人还是要追求生活的意义。当我听说年轻一代可能不能像我这么幸运、有这么多机会,我就会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想,因为他们拥有一些我们以前没有的东西。无论你富还是穷,都没关系。他们终究要工作一段时间,也许会讨厌从事律师、银行家或者对冲基金经理的自己,对冲基金,多么空虚的生活。工作完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又开始做一些其他事情,就是这样。现在年轻人在这方面结合的很好,我看到非常多的年轻人把钱和生活的意义结合起来了,这很关键。


主持人:任先生,您认为我们未来的孩子们生活会像您这一代那样一直感觉在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变好吗?


任正非:不要总带有悲观的观点看待现在的小孩,现在的小孩可能没有像我们一样经历过这么多磨难,但是他们的学习速度是非常快的,接受新知识的能力是非常强的。像尼古拉斯教授所讲,如果有很多穷孩子也能受到好的教育,人类创造财富的能力会更强,摆脱贫困的能力也更强,那社会会更加和谐、友好,未来应该是具有希望的。孩子应该是一代比一代优秀。


吉尔德:富人如果觉得未来会比现在差,就太傻了。如果你看看中国过去50年的历史,每一代都比前一代有多得多的机会。就全球来看,世界变得越来越平等,因为穷人变得富裕了。如果你生活在这个世界并了解历史,你会发现机会就跟华为的愿景一样开阔。

 

与任正非、尼葛洛庞帝教授对人工智能、未来趋势的观点相似,爱乐奇认为教育可以改变世界,而技术可以革新教育。也因此,自成立之日起,爱乐奇便开始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教育之中,为未来设计教育。到目前为止,通过有趣、爱乐奇有效的产品和服务,赋能了全国1500个学校/机构共10000个教学中心。


面对未来的发展,爱乐奇将爱乐奇将继续致力于科技创新,赋能更多的学校、老师,让更多的中国学生有机会享受到英语学习的乐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