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教育回归教育,让学习充满快乐

发布时间:2019-07-25 62

谁也不会想到,2009年春天一次家长与老师之间的握手,最后改变了握手双方,以及爱乐奇的未来。


当时,爱乐奇创始人潘鹏凯送孩子去上英语课,偶遇了Andrew Shewbart(唐威廉),唐威廉是迪士尼英语的首位教学总监。潘鹏凯期望通过科技“改变中国教育未来”的理念,让两人一见如故,最后唐威廉干脆“出走”迪士尼。


10年过去了,俩人携手的“项目”已成为中国领先的K12英语教育科技公司,为全国1800多家培训机构的上万所学校提供产品和服务。


小Andrew.png


初合作,好产品没有大市场


唐威廉是在2000年之后投入到中国大陆英语培训的大潮中的。那时,伴随中国加入WTO、北京申奥成功、留学政策逐步开放,国内掀起一股英语学习热潮。华尔街英语、环球雅思、新航道等众多英语培训机构先后创办。唐威廉经不住“诱惑”,卖掉台湾地区的17家学校,来到上海“掘金”。


作为迪士尼英语的第一个员工,唐威廉包揽了制作教学内容、编写运营手册、招聘老师、管理校区等事务。虽然在5个校区内拥有3000多名学生,但唐威廉明显感觉到这种教育方式的局限性,“我想帮助更多学生学好英语。只依靠线下,影响面太小了。”


他开始思考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影响更多的学生。


恰逢潘鹏凯创立的说宝堂(“爱乐奇”前身)这时开始业务转型,由成人英语培训向少儿英语培训过渡,迫切需要寻找到懂教育,特别是了解少儿英语的合作者。唐威廉毫无疑问是潘鹏凯最佳的人选,多次深谈后,唐威廉动心了。


几个月之后,唐威廉加入后参与制作的第一个产品“爱乐奇虚拟世界”上线了。

爱乐奇虚拟世界 2.png


当时,国内网络游戏行业“虚拟世界”概念盛行,但唐威廉依旧选择了相对真实的世界。“当时能出国的中国孩子不多,我希望借助这个机会让更多孩子了解世界和不同国家的文化。”唐威廉说。不同于传统的灌输式教育,“爱乐奇虚拟世界”以游戏+做题的形式锻炼孩子听、说、读、写等英语核心能力,将英语学习变成一件有趣的事情。


在“玩中学”资源十分稀缺的时代,爱乐奇产品一推出就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平均一个孩子一周花2个小时在平台上“学习”,到了暑假,则增长到一周4-5小时。


与高活跃度相对的,却是毫无起色的产品购买率。“购买率只有1.5%。”唐威廉说,市场给他们上了一课。“要么让家长看到孩子学习的成果(提分),要么将在线产品与线下的老师引导相结合,否则家长不会埋单。”


谋转型,赋能教师寻突破


然而想要“赢得”老师们的心并不容易。


唐威廉总结说,当时的“虚拟世界”对于老师,只是一个具有自动批改功能的作业平台。解决的问题并非老师们的刚需,他们自然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引导孩子们。


最后,唐威廉决定将数码课件作为赋能教师的突破口。


那时,为了将课堂更生动,老师多使用PPT课件进行授课。但PPT课件也存在制作费时费力、授课形式和顺序死板等不足。老师们做PPT很麻烦,但对学生来说,还是以老师讲解为主,在本质上与传统的板书式教学差别不大。


“数码课件不同,里面包含了多种互动元素和环节。”但唐威廉对于自己过去使用过的数码课件也不满意,虽然也有些互动,但每页内容都是固定的,欠缺灵活性。因此,他希望爱乐奇的数码课件具备两大特征:第一,赋能教师;第二,以学生为中心。


但唐威廉也深知,只有从老师的角度出发,全方位考虑,才能制作出最适合的课件。于是他开始边教学,边打磨课件。


“最开始只有我一个老师,学生的年龄跨度也很大,最小的三岁,最大的七岁。所以我上得有点‘痛苦’。”但就是在这“痛苦”的混龄教学中,让他能够快速设计出应对不同年龄层次的学生、不同规模班级的活动和课件,并在此过程中开发出了内容引擎,为后来爱乐奇开展教材定制服务打下了基础。


0068.jpg


爱乐奇的数码课件,包含了400多种模板,涉及多个环节,而且每个环节都附有详细的教案及上万条教学提示,能减轻老师的备课负担。“就连开场词、上课时间、如何组织课堂都写的清清楚楚,老师们跟着课件就可以上好一堂课。”唐威廉强调,老师还可以按需组合这些模板,使课件能上出每个人不同的特点。


SE电子版教案.png

此外,课件中还设置了几十种互动模板,孩子成为课堂的中心,在动画、组队比赛、小游戏中获得愉悦的学习体验。“就像吃自助餐,老师和学生都能从模板里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内容。” 唐威廉带领着爱乐奇,努力做提供“餐点”的好厨房。


破危机,坚守初心峰回路转


在爱乐奇工作的10年间,有2件事情令唐威廉印象深刻。


一是2011年中秋节骨干员工离职事件。由于前期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打造优质内容和产品,公司账上没钱了,那年的中秋节没有发月饼。一名员工父母认为这说明公司不重视员工,于是让他赶快离职。几天后该员工离职了。“我虽然觉得很可惜,但却无可奈何。”唐威廉回忆说。


那时候,摆在爱乐奇创始团队面前的问题已经非常现实:还有没有未来?未来该如何走?


“我们的想法是,为了让中国可以有更好的教学环境和资源,多难都要做下去。”唐威廉说。


没过多久,爱乐奇碰到了转型K12的昂立,与之的合作打开了爱乐奇定制业务的大门。


“这些产品包含了我们的课程理念及教学法,它们也会在定制服务的培训中落实到老师身上。至于产品用多少、怎么用,机构可以自由选择。”唐威廉说,只要课堂变得有趣,孩子学得开心,那就算爱乐奇成功了。 


次年,爱乐奇获得了高通千万美元级的融资,步入快速发展期。


唐威廉带领着爱乐奇的课程团队相继开发出《聪明英语》《天才英语》《智慧英语》等数码教材,与线上作业、家校沟通工具及手机App一起,构成了线上线下结合的英语学习闭环,从多个环节赋能教师。


2017年,《天才英语》还入围了美国知名软件大奖——科迪奖。


入围科迪奖 .png

AI技术,继续做市场先行者


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但唐威廉深知,孩子们想要学好英语,只靠趣味课堂是不够的,学习语言必须有输出。2015年,爱乐奇开始试水视频外教。


与当时VIPKids、51talk、DaDa等火热的纯在线外教平台不同,爱乐奇采用的是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模式。即视频外教与线下中教合作,由机构中教教英语基础知识,外教则负责在线上带着学生练口语、听力。“两位老师各取所长,最终受益的还是学生。”


这个模式也受到了机构的欢迎。经过近四年的发展,全国已有近百个机构与爱乐奇合作视频外教,其中包括新东方、昂立、大桥等多家知名机构。


2018年,在政策红利下,“AI+教育”开始成为许多教育、科技公司的“标配”。实际上,这距离爱乐奇第一次将AI技术(DSR)运用于教育产品,已经过去了14年。在这期间,爱乐奇的产品/服务经过了多轮进化,在这一领域,一直是中国市场中的先行者。


目前,在这一领域,爱乐奇英语知识图谱是公司的箱底绝活。“通过这个图谱,老师可以追踪到孩子是否接触过、掌握了这些知识点,并且对标中高考及国际不同类型考试的要求,看学生距离目标达成还差什么,从而做到千人千面的精准教育。”唐威廉说,图谱还可以对标教材,诊断教材是否覆盖完全大纲里面的内容,“缺了哪里就补上。”


基于这套英语知识图谱,爱乐奇还于2018年11月推出了线上智慧课堂服务,并全面运用于视频外教上。上外教课时,AI会自动记录孩子的开口次数、专注时长和开心指数,并在课后生成AI报告。孩子在课上的学习情况会以数据体现出来。“报告里还提供孩子的朗读音频及标准音,家长可以很清晰地了解到孩子对知识点的掌握情况。学习的效果就能体现出来了。”唐威廉介绍说。


线上智慧课堂推出几个月后,爱乐奇又针对线下推出了智慧教室服务。这些产品和服务的发布,进一步巩固着爱乐奇的市场领先地位。


在唐威廉十几年的教育培训生涯中,他目睹着中国应试教育不断低龄化的现状,并认为这在未来也很难改变。但他希望和爱乐奇一起,能够用“有趣、有用”的产品,为孩子减轻一些学习的“痛苦”。


“我来中国这么多年,听腻了学生们每次见面打招呼,给我的都是标准答案'Fine, thank you. And you?'……我希望他们能说:‘I'm angry. I'm happy. I'm sad……’”唐威廉说让学生真正能用英语来表达自己,就是他最大的人生目标。




热点新闻